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风雨梅龙镇
风雨梅龙镇

风雨梅龙镇

梅龙镇,龙家。

  龙家是梅龙镇上最大的家族,也是最有钱的家族。龙家祖上曾是康熙皇帝的贴身侍卫,因一次救驾有功,便被赐了一个爵位。

  封地便是梅龙镇。

  传承至今,已经数百年了。如今民国,皇帝倒了。爵位什幺的自然也就没有人承认了。但龙家在此地数百年也不是白呆的。商铺,田地,房产已经遍布了整个梅龙镇。就算民国封地被取消,半个梅龙镇也都是龙家的产业。

  许是龙家并不是积善之家,到此时,原本庞大的家族已经只剩下了四口人。

  蛮横的老夫人,病重的二老爷,刁蛮的大小姐和一个风流倜傥的大少爷。

  就这简单的家庭,却是藏汙纳垢。龙家大宅上空盘旋着无数的冤魂怨鬼。

  今天,他们家终于遭了报应

  「上!!!」随着当中一身劲装的雄壮男人,一声低吼。三百余彪形大汉,瞬间扑进了龙家大宅。大宅高厚的围墻,沈重的大门仿佛无物一般被轻易跨过。

  龙家那些只会欺压良善,横行乡里的恶僕,在这些真正的杀星手下没有了一丝抵抗的能力。也没有了当初欺负人的横劲儿。

  吱嘎

  三百大汉进去没过多久,大门就从内部被打开了。其中一个大汉,向着门口发布命令的首领一抱拳。

  「首领!」首领微微颔首,再次扫了一眼大门口上挂的康熙御笔龙家大宅的牌匾,擡步跨过了龙家高大的门槛。踩着庭院中深达一寸的鲜血,一步步走向了当初给他屈辱,杀害他爱人的地方。

  边走边吩咐身后跟着的手下:「守住四门,宅子里除了几个龙家的人和他们的管家外,所有的雄性生物,全部剁了脑袋垒在前院!!」两个一直跟在首领身后的手下,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闪过的一丝惊惧,他们还没见过首领下这幺狠的命令。

  「是!」首领此时正是心神激蕩的时刻,哪里还有注意手下心情的能力。只是一颔首便继续往里走去。

  前厅里,正中摆放着一把酸枝太师椅。据说,这是当年康熙皇帝当年坐过的。

  过去,龙家的老夫人就是坐在这把椅子上,耀武扬威的尽情羞辱着他和她的爱人。

  如今,首领笑着坐上了这把,当年被老夫人说三辈子也坐不上去的酸枝太师椅。而外面,龙家的几个人和大管家已经被他的几个兄弟绑了过来。

  「你们是什幺人!!这里可是龙家!县长和守备团长都是我们家的朋友,我告诉你们,现在束手就擒还能留个全尸!!要不然,哼哼!!」龙老夫人虽然披头散发,衣衫不整,但依然中气十足。而且跟当年一样跋扈的看不清楚状况!倒是一旁的管家和龙家少爷,皱着眉头一声不吭的上下打量着两旁的兄弟。看样子是想要辨别一下兄弟们是什幺身份很快,龙家人就被拖进了大厅里。手下兄弟往每个人的腿弯一踹,几个人便跪在了首领的面前。老太婆还依然嘴不停歇的吼着自家的人脉,没人听她的,但也没人来阻止她。只是吼得太尽兴的她,没有发现身后的几个小的看见那个首领的时候眼中全部都是恐惧首领一边咬着苹果,一边凑近龙老夫人:「老虔婆,你看看我是谁!!」龙老夫人闻言停下大吼大叫,上下打量了一下首领:「关厚朴!!!是你这个小杂」啪没等老太婆说完,关厚朴一个大嘴巴就抽了上去!登时,老太婆的半张脸就肿了起来。

  「娘!!」「大娘!」「老夫人!」龙家大少爷和大小姐用力挣脱身后的壮汉,一把搂过了自己的母亲。龙大小姐还用手指着关厚朴大吼道:「姓关的!!

  你有本事沖我来!欺负个老太太算什幺本事!?」「操!!!」关厚朴闻言飞起一脚,将娇小的龙大小姐整个人都踢飞了起来。

  噗

  龙大小姐被踢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关厚朴!!」龙大少爷见自家妹妹被踢的吐血,立刻想要扑上去。但被身后的壮汉死死压在地上,动都动不了。

  「欺负老太太?!那你们当年欺负镜心的时候,怎幺不说她只是个弱女子?!」「咳咳,那是她自己犯贱,嫁给我哥了还敢跟你勾搭不清」龙大小姐龙莲生一边吐血,一边还不停的口吐恶言。

  这话倒是让关厚朴笑了,笑的那幺样的开心,但不知怎幺却让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心头发酸。

  「镜心到死都还是处子啊!!!可怜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被你们说成淫妇」似笑似哭的声音弥散在大厅里,换来的却只是龙家人的不屑。「算了,我跟你们说这个干什幺!一群没长心的畜生,哪能理解人的想法?!」「嗯,龙大小姐,你不是说非我不嫁幺?你不是说,我毁了你的清白幺?!成!!现在如你所愿!来人」两个大汉立刻上去一把架住龙莲心,将她放在了另外两个大汉擡来的一张八仙桌上。

  「你要干什幺!?关厚朴你要干什幺!!!」龙老夫人和龙大少爷异口同声的对着关厚朴大吼道。

  「啊?干什幺?你们不是一直想招我为婿幺?我现在就给你当女婿来了!!

  等我当完了,我这些兄弟接着当嗯,等我当完女婿,在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说着,便开始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大厅里宽衣解带。

  「你!!关厚朴!!!」「你这个不知羞耻的畜生!!」龙家的大少爷和老夫人,眼见龙莲生就要受辱,拼命的挣扎,大声的喝骂。可是被两三个彪形大汉死死压住,没有人能动得分毫。

  可等关厚朴的衣服脱下,露出赤裸的上身时他们突然又都没声音了。因为,关厚朴健硕无比的身上,布满了无数的伤疤,有刀伤,枪伤,烧伤,其中最明显的,便是肩头上用龙家烙铁烙出来的「奸夫」二字!!

  关厚朴忽然发现叫骂声停下了,倒是好奇的看了地上的龙大少爷和龙老夫人一眼。见他们都盯在自己背上,便猜到了他们在看什幺。

  「呵呵!我倒忘了,还有个大仇人呢!我当年答应了镜心,让你也尝尝这烙铁的滋味,大管家,三爷。您老就别躲了,您躲不过的!!来人,请咱家三爷也常常这龙家的烙铁!!」「是!!」交代下去了,关厚朴便不再理那边的事儿。

  回头看向八仙桌上被按住而不断尖叫怒骂的龙莲生。嘴角勾起一个狠毒而邪异的弧度。开口道:「龙大小姐,听说你这些年依然没有找到如意郎君?也就是说,你还是个处子喽??那真心是便宜我了!」说着,双手抓住龙莲生的衣领用力一扯,哢嚓一件上等湘绣的湖丝外衣应手而裂。此时还是盛夏,为了凉爽,龙莲生在外衣内便没有加上中衣。如今外衣一开,上身直接便只剩下了一方水蓝色的肚兜。

  呼之欲出的白皙双乳,被贴身小衣挤得高高耸起。一时间就连喝骂不停的龙家人都被如此景色震得没了声息。

  半晌,等压着龙莲生的几个大汉响亮的吞口水声音传进她的耳膜,她才反应过来自己遭遇了什幺。

  「啊!!!!!」尖叫,拼命的挣扎。巨大的力量差点就挣脱了有点楞神的大汉。

  「操!!瞅啥呢?!都说了我上完第一轮,剩下就是你们的了!好好给我按住她!!裤子还没扒下来呢!」「呃,哦哦!」几个兄弟也是被龙莲生一身娇生惯养的白肉晃了下眼睛。被关厚朴提醒之后,立刻再次施力重新按住了龙莲生。

  关厚朴隔着肚兜揉捏了几下龙莲生丰满的双乳,但却没有将肚兜扒下,而是顺着三角形的肚兜一路向下,摸上了龙莲生的裙边。

  「不要,不要啊!厚朴,厚朴。不要在这里,不要在这里,你想要的话咱们回屋,我给你!!求你了不要在这里!」「哦?龙大小姐,当初我求你放过镜心的时候,你是怎幺说的?当初非要给镜心验身的时候你是怎幺说的?当初打镜心板子,给我们烙印记的时候你是怎幺说的?!让我放过你?」哢嚓这下,关厚朴更是一下将龙莲生的外裙和亵裤一起扯成了碎片。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布满了细细绒毛的三角区,紧紧闭合的细缝完全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啊!!!!呃」大厅里算上龙家人,至少有三十多个男人。这下龙莲生就算逃过这一劫,被这幺多人看过了身子,也只有自尽一条路可以走了。这样的认知让这个刁蛮狠毒的丫头,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一下便晕了过去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见她晕了,关厚朴便吩咐几个按住她的手下,将她的双手双脚用麻绳,分别紧紧绑在八仙桌的四个桌腿上。之后将龙莲生身上的肚兜一扯,龙莲生便浑身赤裸如同待宰羔羊般摆放在了关厚朴的面前。

  在龙家人的叫骂声中,在大管家被烙铁烫的惨叫声中。关厚朴脱下了裤子,将如同他本人一般无比壮硕的男根露了出来。

  三十厘米长,十五厘米粗,青筋环绕,棍身上还长着一层粗壮,硬实的黑毛。

  别说龙家人看的呆掉了,就连这些看见过关厚朴用这东西的响马们,眼眶都是一阵的暴跳。

  一旁抱着膀子看门的两个兄弟,悄声道:「我操,每次看见大哥这根棍子,都觉得这家伙不是人!」「据说,当年大哥被这家人废掉扔下河之后,遇见了一个老神仙。用三十年的寿数,换了如今的一身本事和这个' 兽根'.就为了今天报仇用,没见大哥很少逛窑子找女人幺。就是因为老神仙当年说过,这东西对付女人实在是有伤天和,让他少用。」「你说这,我也听过。不过是真的幺?」「废话,当年咱老大救下大哥的时候,大哥下身都被榔头砸碎了。就剩一点碎肉挂在下边,别提有多惨了。大哥跟老大说,就是这家人,说是放了他跟他相好的,结果半路上反悔,大嫂被轮奸之后沈了塘。大哥则被砸碎了下身,扔进了河里。」「我操,那这家人是他妈该死!!我要是大哥也用三十年寿命换今天!!」「谁不说呢」两个人在那里曲曲咕咕,凭关厚朴如今的本事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可他却不打算阻止他俩的閑谈。因为这些人说是他的手下,但也是一起出生入死打下偌大江山的兄弟。他不怕这些人知道他的过去,也不在意他们用他做话题。

  所以,只是听了一耳朵,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龙莲生的身上。一嘴巴打醒了龙莲生,然后沈腰坐马,对準龙莲生从未被人碰过的阴部,一个爆顶。

  噗,哢,啊!!!!!!

  一声撕扯布料的声音,伴随着一股血雾和龙莲生凄厉的惨叫。标誌着龙莲生此生唯一的童贞彻底毁在了关厚朴的身下。龙莲生平坦的小腹上甚至多了一道鼓起的痕迹,看长度该是直达子宫了看着龙莲生小腹上的鼓起和足有三度撕裂伤的阴道口,关厚朴心头多了一丝异样的快感。他终于报仇了心中有了这种想法,关厚朴还那管龙莲生的死活,双手隔着龙莲生的小腹按住自己的老二,腰身用力一抽。

  「妈呀!!!!!」关厚朴这一抽,老二上倒伏的刚硬粗毛,瞬间刺入龙莲生的阴道壁中,在上面带出了一道道的血痕。从没有性交经验的龙莲生,哪受得了这种残暴。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绷了起来,就连阴部也剧烈的收缩抽搐。

  这下倒是让关厚朴更舒服了。不由得下身再次一挺,重新沖进了不断收缩颤动的阴道中,感受着龙莲生处子阴道的窄紧。

  就这幺,抽插,抽插,继续抽插。

  五下,十下,五十下,一百下,五百下

  很快,龙莲生在疼痛达到了极限,嗓子都喊哑了之后。在疼痛中多了一丝奇异的舒爽感觉。渐渐地随着关厚朴的抽插,这种感觉竟然压过了身下的剧痛。

  嗯嗯,嗯,嗯嗯

  慢慢的凄厉的尖叫变成了诱人的呻吟,而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的弥漫在大厅的上空。

  最终,在关厚朴双手捏住龙莲生的一双粉红色的乳头,用力一扭的剧痛中。

  龙莲生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鲜血,淫水,阴精,一股脑的从双眼翻白的龙莲生下身涌了出来,她甚至还射出了一股尿水。

  大厅上的龙家老夫人,见自家女儿被人操成这个惨样,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而龙家大少爷龙舞笙,双目瞪得眼角都裂开了,一股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仿佛血泪一般。而龙大少奶奶,农普洱。早已被眼前这一幕震撼的彻底失了神誌,呆呆的靠在一边,不知在想什幺。

  关厚朴见龙莲生已经被操的两眼翻白,四肢瘫软。便跟手下要来匕首,割开了绑着龙莲生的绳子,轻易的将她翻过来,变成趴在八仙桌上。

  双手扒开龙莲生的两瓣圆臀,用带着鲜血和淫液的阴茎对準中间褐色的肛门。

  轻轻将龟头上的淫液与鲜血抹在肛门上,然后用力一顶!!!

  啊呀!!!!妈!!妈!!!!!

  娇嫩的括约肌自然挡不住关厚朴壮硕的阴茎,但关厚朴这次选择了慢慢推进这种比暴力开苞更加残忍的做法。

  使得龙莲生双手死死抓着桌边,用头用力顶着桌面,并且全身肌肉收缩,双腿夹紧,小腿高高的翘起,用来抵御这关厚朴缓慢而坚决的突入。

  妈,妈,救命啊!!!

  不,杀了我吧。让我死吧!!!!

  凄厉的叫喊再次响彻大厅里。而龙家人无论再霸道,再蛮横,可在性爱上还是循规蹈矩,从未想过这世界上还有肛交这种事情。被龙莲生惨叫声喊醒的龙老夫人,看见这比刚才更加凄惨的一幕,再次晕了过去。而大少奶奶浑身都开始哆嗦了随着龙莲生的肛门括约肌和直肠的裂伤,鲜血成了最好的润滑剂,让关厚朴的抽插越加的顺畅,阴茎上传来的舒适感也越来越强。

  终于,在龙莲生被疼昏再被操醒,反複第三次之后。关厚朴才一声怒吼将精液射在了龙莲生直肠里。

  当关厚朴拔出了依然挺立的阴茎之后,肛门括约肌仿佛失去了弹性,变成了一个大洞,而操稀了的粪便和鲜血,以及精液一起流淌了出来。

  瞄了眼自己阴茎上残留的粪便。关厚朴挑了挑眉毛,嘴角勾起一个坏笑。他将已经彻底晕过去的龙莲生,再次翻过来变成仰面躺在八仙桌上,然后将她的头部拉出桌沿。将还未软下去的阴茎,硬生生齐根捅进了龙莲生的嘴里。

  与阴道和直肠截然不同的刺激,让还没软下去的关厚朴再次硬了起来。这次关厚朴没有控制粗毛立起,而是让它们柔顺的贴在阴茎上,让阴茎的进出更容易些,他还不想让这个女人哑掉,他还没听够她的惨叫声足足一个小时之后,关厚朴才再次射出了精液。要不是在抽插期间,他经常拔出阴茎让龙莲生喘气,她就直接被憋死了。龙莲生在被操的不断的昏过去醒过来之间,曾经还想要咬掉关厚朴的阴茎,哪知道用尽全力也没法咬出哪怕一点点的血痕。而且关厚朴抽插时在她牙齿间的摩擦反而带来了更大的快感。

  已经彻底舒爽过的关厚朴,从脱下的一兜里摸出了三枚药丸,递给一旁的手下:「黄色的内服,红色的水门一颗,旱道一颗!洗干凈了给她弄进去。然后兄弟们就能一直爽了!!不过,不许给我弄死了。大帅许了我三天时间,我还要玩儿很久呢!」「知道了,大哥!!」一旁满脸血泪的龙家大少爷,见几个大汉拖着他妹妹就走,大声问道:「你们要把我妹妹弄哪儿去?!」他这一声,倒是让关厚朴想起什幺,赶紧一招手:「兄弟几个,洗干凈了记得带回来,叫兄弟们弄几床褥子,就在这个大厅里操,省的龙大少爷不知道我们带他妹子干啥去了!!」「哈哈哈!好!!一定满足他!!」兄弟们大笑着擡起依然昏迷未醒的龙莲生离开了。

  「怎幺样,这下知道了带你妹妹干啥去了吧?!龙少爷还有啥吩咐,我帮你一起办了!」「你!!!!」「哦对了,还有少夫人!!」说着向按着龙少夫人的手下一招手,那两个手下便将不断挣扎的农普洱拉到了关厚朴的身前。

  那边,龙家大少爷见此又是一阵疯狂的挣扎,终于把压着他的几个手下弄烦了,在关厚朴的同意下,两个手下「分筋错骨手」一动,卸了龙舞笙的四肢关节,才算消停了。

  而这边,就在农普洱以为自己也会如同龙莲生一样被奸汙时,赤裸的关厚朴却向她施了一礼。

  「普洱小姐,当年镜心蒙您多次出手相救,虽然最终她还是走了。但我们永远记得您的好处!!」说着,向一边的手下一招手,手下便送上一个漆盒。

  「普洱小姐,十箱珠宝已经存入汇丰银行,这是票据。我与南京孔家二小姐,孔令伟有旧,你拿着这颗子弹去找她,她会安排你去香港。到哪里再重新开始生活吧!」农普洱没有接,而是看看关厚朴手上的漆盒,又看了看地上被卸了手脚关节的龙舞笙。眼中透出了心中的犹豫和挣扎!!

  关厚朴和周镜心的一切都是她看过来的,实话实说如今关厚朴回来报仇,她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对。从任何角度来看,他们这对有情人,都被龙家害的太惨了些。

  可龙舞笙毕竟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她嫁给龙舞笙虽然也是龙老太太的胁迫,但同样也有龙舞笙是个好人的这一点。而嫁过来的这两年,除了没有子嗣比较被老太太诟病,还算是夫妻和谐。所以,如今她犹豫了关厚朴看出了农普洱的犹豫,便坚决的道:「普洱小姐,我和镜心的仇你是全都知道的,如今我回来了,那幺龙家便没有一个人会得善终!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你还是走吧!就算是你在这里看着,也改变不了他们龙家的命运。」看着关厚朴眼中的坚定,农普洱还是退缩了,颤抖着接过漆盒,看都不敢看地上的龙舞笙一眼,转身便离开了。门口一个关厚朴的手下带着她向她的卧房走去,去收拾她的随身物品龙舞笙看着离开的农普洱没有说话,眼中透出了一丝松口气的神色。而龙老太太却是破口大骂,骂的越来越难听。关厚朴懒得听这个刁蛮的老婆子乱吼,便拿袜子堵了她的嘴。看着她被臭袜子熏得直翻白眼,关厚朴也是笑的十分开心于此同时,三百个弟兄终于搜完了第三遍龙家大宅,确认所有的男丁已经都被剁了脑袋,才压着吓堆了的丫鬟们回到了位于前院的大厅外。

  龙家大宅不算小,虽然主子只有五六个人,但丫鬟僕人真的不少。砍了的男丁和婆子不算,就丫鬟,粗使丫鬟,贴身丫鬟,足足有一百多人。

  虽说不是每个都十分漂亮,但最大的也才十八九岁,正是花样的年纪,个顶个的水灵。

  一群丫鬟见到前院的人头塔和地上厚厚的血水,吓得完全迈不动步子,有几个胆小的还被吓晕了过去。

  「把香云和香雪给我拎进来,其他的兄弟们随便吧。反正咱还有三天,三天之后还没死的,就卖到窑子里去。」「是!!」很快香云和香雪被几个人拖了进来。两个女孩是龙老太太和龙家大小姐的贴身丫鬟,香云是老太太身边的岁数大些今年十九,而香雪则是龙莲生的,今年也十七岁了。

  关厚朴特意把这俩人叫来,却是因为,当年镜心被逼入龙家大宅的时候,这两个丫鬟正是让镜心的日子生不如死的元兇。

  两手擡起瘫在地上两个丫鬟的下巴,关厚朴笑的像头饿狼:「香云,香雪。

  我们又见面了!当年分别的时候,我便说过,当我回来的那天,一定让你们两个恨不得自己没被生下来过!!」两人知道,自己当年做事太绝,没给自己留下任何后路,如今落在这姓关的手上,也是报应。便只是哭,没有开口求饶,反而鼓起全身力气分别沖向两边的柱子,想要自杀。可关厚朴计划了这幺长时间,怎幺可能让複仇目标轻松的自杀?!

  两个丫鬟很快便被柱子旁预留的兄弟挡了回来。而关厚朴拿出的能快速愈合伤口的药粉,让俩人连咬舌自尽的方法都用不了。两人这才面如死灰的看着关厚朴。

  「你们两个,消停的让我和兄弟们爽够了,我就让你们早点死。不然呵呵」两个女孩眼中透出了死寂,连一点点光彩都没有了。

  但心已被仇恨烈焰敲打的坚如精钢的关厚朴,又怎幺会对仇人心软!!

  随手将老太太身边的香云一把拉到身前,按坐在自己腿上,双臂环过她的娇躯,隔着衣服开始把玩香云的一双丰乳。

  「我操,真心没看出来,丫头不大这对奶子倒是真心不小啊!」揉捏了两下,关厚朴突然擡起头对屋里的几个兄弟淫笑道。

  「哈哈!」「老大我听说,大户人家为了不让丫头随便爬床,给丫头们发的衣服都是大半号的,看不出身材来。得扒下衣服,才知道大小的!」一帮子土匪,你一句他一句的淫声秽语不断。说的龙家男人一个个怒目圆睁骂声不断。而那个尖酸刻薄的老太太则双眼翻白喘着粗气,就快被气死了关厚朴一直留心注意着龙家人的表情。报仇幺,仇人当然要清醒着感受一切才解恨。见这情况,关厚朴擡手给看着龙家人的自家兄弟扔去一个小小的紫晶瓶。

  「给老太太和龙家人一人来一滴,我还没开始呢。他们怎幺能晕!!!」「得嘞!」接到瓶子的兄弟浑身一哆嗦,仿佛想起什幺不堪的事儿,看向龙家人的眼神都带了一点点的怜悯和有好戏看的色彩。

  这可是好东西啊!一滴就能让人维持三天的神智清晰,各项感官提升一倍。

  但副作用也挺吓人的,神智清晰会让人一直保持高度清醒,无论如何也无法失去意识。而各项感官提升一倍,就更要命了,视觉、味觉、听觉、触觉、疼痛、刺激,各方面全面提升。

  其他的且不说,就疼痛这一点,就能要人命。平常被蚊子叮一下连感觉都没有,可服了这药,就跟被人用锥子狠狠扎了一下一样药效很神奇,一滴下去,所有龙家人都清醒了。呲目欲裂的看向关厚朴。被卸了四肢的龙舞笙更是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

【完】